新利体育18-面对陈春秀被顶替的十六年 白岩松发出灵魂四问

       央视网消息:陈春秀,今年36岁,有两个孩子,是土生土长的聊城冠县人,2004年高中毕业之后就没再上学,然后一直打工。

       没上过大学,一直是陈春秀的心结。干过流水线工人、餐厅服务员的她,因为学历不高尝尽了辛酸。结婚后,她一边做幼儿教师,一边自学成人高考准备重拾大学梦。而今年5月,当她和丈夫在学信网上查询学籍信息时竟意外地发现,自己已经上过大学。而学籍信息上的女孩并不是陈春秀。

       虽然不认识这个女孩,但学籍上的的山东理工大学正是陈春秀16年前报考过的大学。当年,陈春秀的高考分数是546分,比山东省理科本科分数线低了3分,但高出大专分数线27分。她在志愿中填写了离老家聊城不远的山东理工大学,因为家里穷没电话,邮寄地址就写了邻居家,但邻居家始终没收到她的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:“一直到10月份,已经是无论是哪个专业,无论是哪个大学都确定开学了,而我却没有收到通知书,我就认为是自己落榜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在网络还不发达的2004年,家境贫困、性格也软弱的陈春秀没再追问自己的录取情况,而在16年后,她却发现自己的学籍上是另外一个女孩。在向山东理工大学询问后,招生办老师经过家访,告知了一个令她无法接受的消息,当年她其实被学校的专科录取了,通知书也寄出了,而她之所以没收到,是因为被冒名顶替了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:“招生办老师见了我本人之后,说确实上大学的不是你这个人,你确实被冒名顶替了,当时给了我们这个答案。我当时一听情绪就控制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16年里,陈春秀一直为高考落榜而深深自责。她出身农村家庭,父母靠种地为生,直到去年才实现脱贫,但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父母没有重男轻女,一直支持她的学业。学习刻苦成绩优异的她曾是全家人的希望,而16年后她才知道,她和整个家庭的大学梦不是没有实现,而是被人窃取了。

陈春秀父亲

       陈春秀不明白,毕业证、准考证、身份证、户口本,这些重要的证件她都妥善保管,从未丢失,她究竟是怎么被冒名顶替的呢?她和丈夫在派出所、教育局等多个部门奔走,不仅一无所获,还被教育局要求首先得证明自己就是陈春秀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从曾经的高中武训高中得知,自己的档案在2004年被人调走,但除此之外,她没获得有价值的信息。就在这时,自称是顶替者亲戚的中间人找上门来,希望私了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的丈夫:“中间人的意思是条件就是保准让我满意,当然这个条件我是不接受的,我就想见到顶替者,我们受了这么多年委屈,我必须要知道真相,因为真相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 随着媒体的介入,顶替者的形象也清晰起来,这个女孩也姓陈,和她同年高考,却是个文科生。当年只考了303分,比大专分数线差了243分。她父亲曾是公务员,舅舅曾是县审计局的领导,她毕业后去了烟庄街道审计部门工作,还一直用着陈春秀的身份。她在本周手写了一份承认自己冒名顶替的材料,称相关入学材料由已经去世的舅妈找中介代办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:“她舅妈反正已经死了,也就是说,再问什么也就是无从查证了,死无对证。我感觉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吧,一个人要冒充另外一个人,首先得取得她的录取通知书,然后去调取她的档案,包括上大学要调取她的户籍,这些部门应该都了解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   本周,山东理工大学承认,在入学资格审查上存在漏洞,陈春秀当年的“考生电子档案”未被篡改,上面还有她本人的照片,假如学校在入学时仔细对比,本应该揪出顶替者。然而,全部真相还远未揭开,户籍、档案、通知书,这些篡改或冒领涉及哪些部门和人员,冠县相关部门仍未给出调查结论。而顶替者也没跟陈春秀取得联系,甚至一个道歉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 陈春秀:“我就想当面质问她,当时为什么要顶替我去上大学,我们是同龄人,你就不能换位思考下吗?你顶替了别人,别人应该怎么办,你就那么自私吗?”

       如今,顶替者陈某某已被停职,学籍也被山东理工注销。这让陈春秀很不解,这属于自己的学籍,为何轻易注销,尽管已经通过了曲阜师范大学的成人高考,她还是向山东理工大学提出了重新入学的请求,但对方以“无此先例”拒绝。被偷走的16年光阴已经无法重来,想找回自己的大学也这么难吗?

       陈春秀:“我还想恢复我的学籍,毕竟成人高考和全日制的大学含金量是不一样的,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还是会让我的家人帮我带一下孩子,去完成这个梦想。”

       白岩松:也许面对这件事,很多人会感慨,唉,这都是过去发生的事情,那么过去发生的还有没有现在没发现的呢?当初一路审核的绿灯又该由谁担责?仅仅造假的人被追责就够了吗?另外,一个曾经考上过大学的人难道就真的再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了吗?

更多资讯,尽在https://solopilgrim.com